欢迎浏览美文阅读网!

美文阅读网

汝若开,清风来

编辑:美文阅读网来源:美文阅读网发布时间:2019-05-14阅读(99)

尝言欲踏地赴白莲,使墨香于天地之一证旷古,而今千帆过尽,而不见春,衣带渐宽,终不见清风徐来。

他乡故知之喜,近乡客之情怯,丁香雨巷之意,及聊斋恍惚之灯影,皆依雅之文书香缱绻矣。而我美之变而似桃花一簇,不知陶令何处,松下童子,但言云中山深。

正此之单,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如似曾相识之文,空叠是似曾相识之岁。

当成了缘遇之桥段断桥,当鹊桥期许矣七夕之星汉,而我凄婉之声,尚在追舞那落脚之古调,流年修静一,但不知,悠悠岁,岂是岸?

磨砖作镜,谁其执证?赤道积雪,谁与共凉热?望驿路,古远芳,白鹭沙鸥,独不见天涯归鸿,云暮乡关,一带水悠,唯不见天际舟遥遥以。

人之言曰,相逢即余之,如雨之巧克力与乐,未必非冥冥之数。若是然,则午暖阳之惬,妄几椅之点缀,亦非无因之矣。虽无油墨水粉之色,亦应为一幅留白契之佳矣。

辄莫名之恐笔遭世之文,满颓之履,不意梅与雪相遇的青春也。至于透八卦镜之锲入洞之一生之淡,乃知奈何令其当有或不当之色与芳就位矣。

当即着凳兢兢自楣上脱尘之卦镜时,我正在院中之石榴树下坐,顾母满怀虔拭,我自是不信之,以为是一种心者然耳,日新之世里如此地契船而求剑谁能?而不违母之信,亦腹诽之,且于积年在外逍遥之我也,今者直鱼缸榴,母子卦镜,何尝不一有愁意之小诚幸!

拭尽镜,母泷泷额上之白矣,我心中陡的一惊,未尝为母有细字之状,而岁月之笔不知何时已先我而利地描,尾纹雏菊常荣于秋之眉侧。似匆匆之沙画,未明一湾水润之韵,邂逅间又变为一山之斜。耳之拨浪鼓,真者余韵在,而又为丝丝风霜混搭成格调者於本。

翻觉福岂八镜之佑,分明是母精之操耳。心为母谓家之呵,暖着、动而,于是自朴之阴里,无唯美精之邂逅,而遇满蓬感之一幕。

我起身趋,受镜代母另好。顾见石榴之条长得几及屋矣,问母欲剪之,母亲,说,随其长也,接屋亦可也。我就把一扇开着的小窗闭,方欲下杌,母急急曰,那窗无关,则与燕子留之。

始知村兴之足之疾,令子失所伏,多宽明之室,不复见其形,而母固在门楣上开着的小窗留一小,自春至秋。

燕堂者因衔泥垒窝吸顶灯,为吾家之景,或摆谱于以衣之丝,无违和感,未有丝意不适。母与子以便安者也,燕亦以守之春逢,传正而积善之庆。则彼此相安,各自知,一如花,开在春风中,岁岁有之,似歌甜蜜。

忽听一声鹊略之,扑棱著翅掠枝而过,随紫燕妹从外入,又左一鸡,右一鸭之。此消化之妹、母之言应景。“你看,若非与燕留一门,其何能进得家??“母曰。小妹看眼前也,会心地笑,味其母语双关之福曰:“母,吾知自是尽数世之运,生在你家里”。当是时,母不胜喜悦之心色,一为慈并蒂连枝地开矣。

一阵风吹,满庭芳兮,若湖接天之碧微漾。不必劳心而使墨香于天地也旷古者矣,更不须脚踏莲约之言信矣。此平淡之情,足使其杞人忧天摧枯拉朽矣之文字。

油然觉,爱山,母爱似水,心有山水,何不桃源?

处处桃源,时幸小实,汝若盛开,清风自来。

本文标题:汝若开,清风来

本文链接https://www.52ycw.com/zuowen/8578.html

相关美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