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浏览美文阅读网!

美文阅读网

再续前缘

编辑:一寂来源:美文阅读网发布时间:2014-10-14阅读(99)

  一段过往,一份真情,一个俏丽爽朗的女子。因为一场车祸,夺走了小北心爱的女孩小雅。原来生命脆弱的如此可怜,小雅先行一步离去,只留下日记让小北回忆。日记铺展开,从日记里面我们看到了一对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本来应该是完美的结局收场,结果却成了一段悲剧。一个人的孤单,有谁可以慰藉,希望时间可以消除伤痛。

  庭前花落无声,悲从心起。

  听到蓝小雅出车祸那天,夏小北伤心欲绝,连做梦都喊着她的名字。然而,失去已成定局,却是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了。

  好些天了,小北在梦中依然泪湿了枕巾,小雅的名字,此刻竟是万般的苦涩,成了他摆脱不去的梦魇。他知道,考察期永远也无法结束了,而更重要的是,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,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  小北在A城一家传媒影视公司上班,因为公司在业界比较出名,工作多,时常要加班,一周的工作繁忙到让他常常感到疲倦,外出采编更是一件苦差事,常常四处奔波。若非内心真喜欢这一事业,恐怕他早就坚持不住了。

  A城的夜空,弥漫着浓浓的霓虹色彩,浓郁的奢靡之色,如同喧嚣白日遗留下来的残梦。工作室外事形形色色的路人,或有衣着时尚的,或有邋遢不修边幅的,也有一身农民工打扮的,甚至还有些混混型的市井无赖。看着看着,小北忽然觉得心神一阵恍惚,又想起那个他思念的人儿,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。这个时候,手机“嗡嗡嗡”地震动了起来。小北不喜欢开铃声,觉得那是一种噪音污染,他生性喜静,唯独小雅例外。

  “喂,你好,迅风传媒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

  “你好,请问小北在吗?”

  “我就是,你找我有事吗?”

  “我是小雅的爸爸,从她的日志才知道你是她男朋友。”

  “哦,不,不好意思,伯父,我跟小雅一年前分开了,今天是她最后一天对我的考察,通过了才能恢复我的身份。呵呵,伯父有什么事吗?”第一次跟小雅的父亲说话,虽是电话,夏小北内心仍有些忐忑,怕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  “嗯……小雅过世了,车祸,你明天要来送她一程吗?”

  “什么!”

  宛如晴天霹雳,又似乎是内心深处某个地方被刀绞了一般,夏小北脑袋刹那间一片空白。“啪”的一声,电话掉落在地上,声音唤回了心神恍惚的小北。心在剧烈地抽搐,泪也无声地淌了下来。

  “喂,喂,小北,小北……”

  “嗯,我明天过去,伯父节……节……哀。”压抑了许久的情感,终于在这一刻倾泻而出,夏小北忍不住失声痛哭。

  走在平时常走的马路边,嘈杂的车声这一刻再掀不起夏小北心中哪怕一丝的波澜。黄昏的哀歌在眼前唱响,将落未落的夕阳散发着哀伤的颓色,少了平日柔和,而多了一份狰狞的神色。

  曾今期盼着下班的欣喜心情,此刻毫无踪影。脚步迈出的方向,却是要面对那个心中最不舍的生命陡然消逝的现实。此刻,夏小北多么希望这个黄昏能有流星划过,可即便是有,也来不及许愿祈祷小雅平安了。这段感情可以从未失去过,即便是分手,两个人也都在默默努力,相信总有一天能再续前缘。可是,只差一步,就只差一步。夏小北望着车水马龙的公路,有那么一刻,他几乎就要迈向终结的那一步了。

  门开了,夏小北失魂落魄地走了进去,看着布置温馨的一个小天地,他的泪又从眼角处滑落了,无声无息。这段时间来精心布置,就为了迎接房子的女主人回来,可如今一切都成泡影了。走进卧室,小北直直倒在了床上,从未有过的疲惫在这一刻尽数漫上心头,宛如潮水般要将他吞没。拿起台上的相框,模糊地视线中,蓝小雅清秀的面容依旧,微笑着望着他。这一切恍如隔世,这不是真的,小雅还在的,她一定还在某个地方等我。

  离开的清晨下起了雨,快捷号缓缓地往前驶去,将烟雨朦胧景象抛在脑后。然而,迎面而来的却又是另一片朦胧,或者说,此刻夏小北的眼中,世界都已是朦胧的了。

  中间停了几站,上上下下的又是些什么旅客,夏小北丝毫不曾留意。他甚至幻想着这辆车永远也到不了目的地,就算只就这么开着,永远都不要停,也是好的。然而,渐渐熟悉的场景接踵而来,小北害怕了,害怕下一步就要看到已是天人永隔的小雅。

  “尊敬的旅客,本站为此次列车的终点站,请各位旅客带齐行旅准备下车,欢迎下次乘坐。”

  终究,还是到了。

  “你是小北吧,你能来,小雅一定很欣慰了。”

  望着眼前这位两鬓微白神态哀伤疲惫的中年人,旁边站着小雅的母亲,红肿的双眼依然笼罩着一层深深的哀痛,夏小北心神又是一阵恍惚,“您是伯父吧,还请节哀顺变。”这一刻,他似乎见到了小雅躲在她父亲的身后,调皮地对他挤眉弄眼。那个身影,是如此的让人怀念,而上苍,却又是如此的残忍,残忍到毫无人道地从他手中剥夺了一个年轻的生命。

  “这是小雅给你的。”蓝智勇将一本黑色的日记本和一对精致的戒指递给夏小北。“这是她在医院弥留之际叮嘱我要亲手交给你的,抱歉,没经过你的同意我私下看了。”

  “哦,不,没事,我想小雅不会介意的,您也是深爱她的人。”

  ……

 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,夏小北一脸的哀伤。陈雨荷忽见儿子归家,先是一喜,却发现儿时满脸哀伤,迈着散乱的步子向自己走来。心中不禁一颤。

  “怎么啦?回来也不提前说声?吃饭了没?”陈雨荷有些紧张,一时不知儿子遇到了什么难题,又怕他烦躁,一时只得这般询问了。

  “吃了,妈,没事,刚参加了一个‘送别会’。”夏小北望了望母亲,“好累,我先去休息了。”随后,留下站在大厅里若有所思的陈雨荷,走进家里为自己保留的房间,关上房门。

  “真的没事?”陈雨荷敲了敲房门,一脸担忧,她刚刚分明看到了儿子眼中徘徊的泪水,她知道儿子一定那个遇到什么伤心事了。

  “没事,我累了,想休息一下,您先让我安静一会。”

  “好吧,有事跟妈说。”陈雨荷没有离开,而是坐在房门边上的沙发上,若有所思,时不时抬眼看看紧闭的房门。

  躺在柔软的床上,那本黑色的日记本被夏小北紧紧地抱在怀里,是那么的用力,仿佛要将它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,他的眼角再一次有泪无声滑落。纷飞往事,此刻接踵而来,来而无迹可寻,曾经所有的片段不时在脑海里闪现,最终定格成一个清秀的女孩,淡淡的微笑,亦嗔亦痴地喊着夏小北的名字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夏小北斜靠在床头上,望着手中黑色黯淡的日记本,一只手紧紧地拽着那对戒指,忽的抽噎起来,他不敢大声哭泣,而滚烫的泪水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,小雅,小雅……

  日记本是夏小北送给蓝小雅的,为了庆祝两人相识一周年而买的礼物。小雅说要写下关于她和小北的所有事情,为两人的青春留下一段珍贵的回忆。说好待到年老的时候,无论两人是否在一起,都要小北一个字一个字读给她听的。然而,岁月却是开了个荒谬的玩笑,汹涌的银河之水给两人来了个阴阳相隔。

  无声的眼泪落在黯淡的日记本上,黑色的封面顿时变得光亮起来,仿佛醒过来了一般。若是此刻躺在自己怀里的是小雅,苏醒过来的是小雅,那该多好。小北痴痴地想着。然而,这已经再无可能了,就在今天,他见了她苍白的面容,紧闭的双眼,被送去一个他再也见不到的地方了。夏小北轻轻翻开了日记本,扉页上面写有夏小北和蓝小雅的名字,是互换着写出来的。蓝小雅写得一首娟秀的字体,就连夏小北曾经“龙飞凤舞”的字体,也是蓝小雅耐心纠正过来的。

  2007年9月16日

  今天跟小北去天缘山,他说是为了纪念我们相识一周年。这家伙,居然害得我运动量这么大,作为惩罚,我狠狠地宰了他一顿,去了趟KFC。回来之后觉得心疼,有些过意不去,不过,算了,顶多下次对他好点就是。当然了,今天很开心,还实现了多年以来的愿望:爬上天缘山最高峰“摩天岭”。

  其实,登山的过程并不累,不仅因为有缆车,更重要的是有他陪在身边,边聊边走,若非额头冒汗,还真没感觉到累。在这一点上,算他细心,还知道带湿纸巾。好笑的是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背包里竟装了几瓶水,最后大部分是我喝光的。

  站在摩天岭上,感觉真的很好。这是这一区域中离天空最近的地方,抬眼望去,似乎一眼就能望穿苍穹。秋高气爽,小北还真是个心思巧妙的家伙,竟懂得选择出游的时间。在山顶游玩,最开心的还属欣赏山北风景区,那里一望无际,群山起伏,苍松遍野,犹如滔滔大海。更加有意思的是,一旦山风吹过,苍松声若涛水,直抵心灵深处,仿佛要将我完完整整地洗涤一番似的。我在想,要是我是个男的多好,让小北当女的,我就可以登高望远,把酒赋诗,再配上小北,郎才女貌,肯定羡煞旁人。小北啊,你什么时候向我表白啊,我肯定答应你的。这么腼腆,真是的,明明对我有意思,还要我陪着你干等,到时非得刁难一下你不可。哼!

  ……

  夏小北苦笑。不是我不表白,而是我已经用行动表白了。人生在世,难得遇到知心之人,又岂会静静地任她从身边悄然而过。你我之间,有过争执,有过笑也有过泪。可是,现在,你又在哪里?这本日记,我又要读给谁听?再回首,物是人非,宛如南柯一梦。

  夏小北比蓝小雅高一年级,是在大学里的一场校运会上相识的。那时他刚大三,传媒专业的才子,她大二,金融专业的宝贝。别看蓝小雅长得清秀温婉,实则是个好动的人,校运会的女子100米跨栏还取得了亚军的佳绩呢。

  那时夏小北是校运会的临时记者,兼职照顾来参赛的师弟师妹们。最终结果是,几个来参赛的选手中,除了蓝小雅和另外一个男生,其他人全部败北。这让夏小北对蓝小雅产生了兴趣,一个清秀温婉的女生,居然能取得这样漂亮的赛绩,真是不简单。便利用“职务之便”,在凯旋而归之时对蓝小雅作一次专访,为此冷落了另外一位标枪季军的男生。这让蓝小雅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没少笑骂他“色狼”。

  在“专访”时候,夏小北才得知原来蓝小雅左脚踝处有旧伤,否则不至于屈居第二。正聊得尽兴时,夏小北忽见蓝小雅头冒冷汗,贝齿紧咬,直吸冷气,似乎正在忍受不小的疼痛。慌忙询问缘故。

  “怎么啦?你怎么了?”夏小北慌忙问道,神色担忧。

  “嗯,我的脚好痛。”

  “估计是你脚踝旧伤复发了,忍一下,我带你去校医室。”说着伸手就要搀扶她去校医室。

  “不行啊!”

  “哦,对不起,我叫其他女生过来。”夏小北慌忙收回双手。

  “不是,不用了,我走不动,要不,要不你背我过去吧。”蓝小雅看着眼前这个星目剑眉,长得还蛮帅气的师兄,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  “啊!我背你啊,哦哦,好吧。”夏小北一阵冷汗,刚要搀扶她去校医室已是越位了,想不到这女生倒也不拘泥,反而是自己着相了。

  气喘吁吁地将蓝小雅背到校医室,夏小北靠在墙边直喘粗气。好久没这么累了,都快散架了。这女生好重。其实蓝小雅长得还算苗条了,缘由在夏小北不好运动,背着个人跑上几百米,自然上气不接下气了。那校医为蓝小雅处理了一下伤患的地方,回过头来很和蔼地对夏小北说,“小伙子,当人家男朋友,要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啦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夏小北有些窘样,连忙摆手称不是,不过在听到“男朋友”那句话时,不禁看了看仍在一边猛吸冷气的蓝小雅,还好她似乎没听到。夏小北心中莫名,此刻似乎游离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。

  送蓝小雅回家的时候,依然是夏小北当车夫,背着蓝小雅一路走回去,好在蓝小雅家离校近,否则真不知道夏小北如何撑得下去。这让他暗下决定要好好锻炼,即便不能练成健美先生,也要练成一个背女生走路不会气喘吁吁的男生。

  “我知道你,师兄,传媒专业的才子,第六届传媒影视挑战杯华南赛区冠军。”在回去的路上,蓝小雅趴在夏小北背上,颇为舒服的对他说。

  “是吗?过奖了,你从哪里八卦来的?”夏小北有意要调侃这个女生,以回报她让他受了这么多的无妄之灾。

  “什么八卦呢,真是的,你的事好多人都知道啦。”蓝小雅嘟着小嘴,一脸气呼呼的样子。要不是夏小北背对着她看不到她的表情,否则估计要开怀大笑了。即便如此,夏小北也感到一阵爽意。

  “跟你开玩笑呢,小气。”

  “哼,不说这个了,你那些作品,什么时候给我欣赏一下啊?”

  “什么作品?”

  “装傻,那些获奖的作品。”

  “哦,好,下次拿给你看。”

  “嗯,你说的啊,可不要忘了。我家就在前面,你放我下来。”

  “你的脚……”夏小北放下蓝小雅,疑惑地问。

  “你扶着我走就行。”

  “哦,明白,明白,真想不到。”夏小北作恍然大悟状。

  “想不到什么?”蓝小雅饶有兴趣地看着夏小北。

  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夏小北连忙摆手。这一摆手不要紧,蓝小雅却因此失去平衡,一个踉跄几乎摔倒。“你没事吧。”夏小北急忙抓紧她的手,避免了蓝小雅跟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的危险。

  “好险,否则你就要背我去医院了。”蓝小雅故作生气的说道。

  “啊,据我了解,最近的医院离这里都好远呢,你想我也一起住院啊。”

  “哼,不跟你贫嘴了”“妈,我回来了!”蓝小雅冲着房里大喊一声,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这让夏小北好一阵寒意,“表里不一”。

  面前是一栋精致的洋式小楼,随着蓝小雅的呼唤,稍后走出一位气质雍容的中年妇女。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殷切询问,了解了大概情况之后,连忙向夏小北道谢,并责备蓝小雅不该参加什么校运会,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了。

  “小雅她爸爸出差了,谢谢你啊,要不是你,小雅有得罪受了。”进来坐吧。

  “阿姨,不用了,已经很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夏小北婉拒道。

  “这么急干嘛,对拉,记得我们的约定。”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

  ……

  夏小北喜欢摄影,春天飞扬的柳枝,夏天潺潺的流水,秋天落叶纷飞的小路,冬天枯干的树枝,路上翻卷飞起的报纸,菜市场里斤斤计较的讨价还价。那些充满灵气的,真实、自然的存在,都是他所要寻找的东西。他的卧室里,琳琅满目地布满了照片。

  在欣赏他的作品时,蓝小雅不禁为之痴迷,那一张张唯美而真实的照片,深深地触动了她心灵深处对美的追求。而经过几次闲聊之后,对夏小北敏锐的新闻视角感到匪夷所思,他几乎知道当天国内外发生的大部分重大事件,还能从多角度分析其背后传出的一些信息。这更是让蓝小雅对夏小北产生好感。这家伙,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才子,不仅懂得生活的浪漫,还这么认真的对待生活。蓝小雅不时望了望夏小北,若有所思。

  从此之后,蓝小雅时常跑去找夏小北,不是出去玩就是要他辅导她一些课程。

  “我要自学传媒专业,你来当我的老师吧。”在校园的观星台上,蓝小雅认真的对夏小北说道。

  “啊,我来当老师?别耍我了。”夏小北一脸无奈,“鬼精灵,你又想干嘛?”

  “没什么啦,我就想学,你教不教先,男人大丈夫,一句话,答应,还是不答应。”蓝小雅一改温婉的外表,很有男人味地说。

  “好吧,希望我不会误人子弟。”

  “这你放心,像我这么有天分的女生,是你走运了,不会砸了你的招牌的。”蓝小雅笑嘻嘻地说道。

  两个月下来,蓝小雅在传媒方面还真的是进步神速,对许多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有些时候更是能一语道出夏小北摄影作品中的灵魂所在。这一切夏小北看在眼里,心中却暗暗称奇,对这个“表里不一”的女生生出些莫名的感觉。

  ……

  学年评优之后,蓝小雅和夏小北双双获得一等奖学金。夏小北打电话给蓝小雅。

  “喂,小北啊,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要请你吃饭。”电话一通,蓝小雅迫不及待的说道。

  “啊,好啊,我也有个好消息,不过现在不用说了。”

  “什么好消息啊,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哦,就是我想请你吃饭,还有,你为什么请我啊?”

  “我拿了一等奖学金,当然要请你,你咧?”

  “哈哈,彼此彼此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……

  走在回学校的小路上,蓝小雅醉醺醺的样子,若非有夏小北这个依靠,估计是走不成路了。昏黄的路灯将路边的树映射得斑驳迷离,一路上夏小北都有些心不在焉。忽的,蓝小雅转身一把抱住夏小北。这个举动让夏小北一愣,一个踉跄差点没跌倒,脑海顿时出现短暂的空白。急忙站稳了身子,“怎么啦?”

  “小北,你喜不喜欢我?”蓝小雅轻轻说道,吐气如兰的样子让夏小北有些不适。

  “怎么这么问?”夏小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得装傻充愣。

  “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

  “呃,喜欢吧。”

  “这么不确定?”

  “不,不,不,是喜欢了,可……”

  不待夏小北说完,蓝小雅仰起头,吻住了他的唇。那一刻,夏小北愣住了,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搞得脑袋完全空白。他本能地抱紧了蓝小雅。这静谧的夜,这一刻仅仅剩下两颗疯狂跳动的心。

  “喂,再不放嘴,我要窒息啦。”夏小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。

  “扫兴,哼,走了,大木头。”蓝小雅瞪了他一眼,转过身去,快步走进校门。

  这,这家伙根本就没醉,上当了。夏小北恍然大悟,急忙快步追上去。没走几步,他又停了下来。刚刚她说的是真的吗?那我说的呢?嗯,我想应该是真的了。

  2007年10月6日

  今天借酒让小北那家伙说出了心里话,好开心。可惜就木头一个,什么都不懂,一点情趣也没有,这可是我的初吻呢。不过,那家伙怎么也那么生涩的样子,难道,他也是初次。哈,捡到宝了,这个世上,听说这么单纯的男生已经是稀有动物了。哼,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的,夏小北。

  ……

  我是逃不出你的五指山了,即便后来分开了,我依然深陷在你爱的沼泽里难以自拔。你答应过你会回来的,可如今……夏小北躺在床上,泪眼朦胧。

  2008年11月6日

  夏小北,你可恶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要跑去A城工作,离我那么远,说什么先去发展,你这是借口,你要离开我,我偏不让你如愿。

  ……

  B城。依然是曾经相恋的校门,此刻,却是寒风萧瑟,冰冷的冬雨携着丝丝的寒意,一个劲地要往领口里钻。周围遍布的事物多有冰凉的存在,似乎正在筹划着一个离别的阴谋。昏黄的灯光渐行渐远,渐渐消失在烟雨朦胧中。蓝小雅望着夏小北。

  “你真的要去A城,不可以在B城工作吗?”

  “我要离开这个地方,我呆得厌烦了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要离开我?”

  “我,不是。”

  “那你干嘛要跑去那么远的地方,不是为了避开我吗?”

  “小雅,我毕业了,要去工作,你还要上学,我们这样不合适的。”

  “是吗?那之前你对我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了?”

  “不,不是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”

  “你听我说,我去那边先工作,暂时离开你一段时间,等我稳定了你出来工作再在一起。”

  “是吗?你真的这么想,而不是离开我?”

  “好了,小雅,你先让我去那边发展,别这么纠缠着,好吗?”

  “你,我明白了。”蓝小雅看着夏小北,“你不要后悔。”说完便毅然转身离开了。那一刻,夏小北的心好乱,他看到了从来不曾掉眼泪的蓝小雅,在转身那一刻晶莹的泪珠,似乎比那冰冷的冬雨还要让人觉得寒,又似乎透着什么坚毅的决定。他的脑海一片空白,忽的叹了口气,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,也转身离开了。

  ……

  匆匆半年多过去了,期间,夏小北联系过蓝小雅,可惜始终联系不到她。虽然知道她一定还在学校,却放不下面子去找她。为此,他失眠了好些日子,很多个夜晚都是叫唤着蓝小雅的名字满身大汗的醒来,他知道他已经快要崩溃在对蓝小雅的思念中了。可他仍是不敢去找她。

  “叮咚,叮咚。”

  刚冲完凉的夏小北匆匆围了毛巾开门,“多少钱?”

  “你说什么?啊!”蓝小雅极其配合的尖叫了一声。

  “是你。”夏小北愣住了,一时不知所措。

  “还不去穿衣服。”蓝小雅嗔怒道。

  “哦,哦。”夏小北赶忙跑进去,匆匆换了套睡衣出来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  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今晚我住在这里。”

  “那我呢?这里只有一个房间。”

  “怎么?有问题?”

  “呃,没有,没有,这里还有地板。”夏小北一脸无奈,半年多不见,还是这么蛮横,一样的“表里不一”。

  蓝小雅把行李扔进房间,一阵沉默之后,还是夏小北打破了沉默,“近来可好?已经在找工作了吧?”

  “别小看我,什么在找工作,我已经确定工作了,就在B城,离学校不远的那间中国银行,你那次在那里取钱给我买衣服的,蓝色的T恤,记得不?”

  “记得,你穿着很好看的那件。”

  “哼,当然了,也不看看是谁。”蓝小雅一脸得意,“已经给你一段时间了,怎样?我可以回到你的身边了吧?”

  “你,你说你要回到我身边?我不是做梦吧。”夏小北指了指蓝小雅,又指了指自己,忽的再无言语,只是呆呆地看着蓝小雅。

  “嗯,我……”

  “叮咚,叮咚。”蓝小雅跑过去开门,还回过头来颇有意味地看了看夏小北,“多少钱?看你叫的是什么。”

  “送外卖的,一份烧鹅饭,15元,谢谢。”

  “正好我肚子饿了,你找他要钱吧。”蓝小雅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夏小北,狡黠的笑了笑。然后径直走到沙发,坐下,慢条斯理地吃起饭来。

  “你,你还没吃饭?”夏小北纳闷,吃得这么温柔,跟自己在一起吃饭时根本不是这样子的。他望了望送外卖的小伙子,恍然大悟,顿时忍俊不禁,摇头苦笑。

  “吃啦,不过还没饱。”

  夏小北一阵晕眩,更是感到头疼,“麻烦你再送一份过来吧,辛苦了。”他关上门,回头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蓝小雅,心中忽的像是落下了一块巨石,一份压抑了他许久的沉重感刹那间消散,他觉得自己一下了轻了许多。

  “你瘦了,小雅。”

  “还不是你害的,我可是千辛万苦忍了半年多没找你,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?哼,没良心的家伙,那晚还对我那么绝情。”蓝小雅可怜兮兮地说道。

  “对不起啦,现在我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吗?以后我绝对不会那样对你了。”

  “想得美,现在轮到我了,我要观察你一段时间,你要无条件接受我的考察,直到今年的11月6日。”蓝小雅理直气壮的样子让夏小北感到一阵好笑,这么记仇的丫头。夏小北望着蓝小雅,一阵久违的温馨感渐渐弥漫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。夏小北忽然觉得生活是那么的美好,原来,只有她在身边了,他才觉得生活是有味道的。

  “你要将这间屋子布置好,我随时过来检查。”望着有些凌乱的房间,蓝小雅佯装不悦地说。

  “嗯,遵旨。小雅女皇的命令,我一定照办,小北此生定当全心全意对待小雅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  “切,不用你死啦,只要你以后乖乖的就行了。”

  ……

  2009年11月5日

 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,考察期结束。哼,死小北,表现还不错,辛苦了那么久,也算值得了。可是,小北,你知道吗?我从来没真真正正考察过你,我相信你,自从第一次见到你,心底便已有了你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。算了,是命吧,要让我遇上你,爱上你。小北,明天,明天我要去买一对情侣戒指。明天,明天我就要见到你。明天,明天之后我们再也不分开。等我毕业,我就嫁给你。

  ……

  明天,我们还有明天么?夏小北终于忍不住痛哭了。事情来得太突然,让他措手不及,更是无可奈何。小雅的逝去像是漫天的星光都被攫走了,只剩下一种黑暗铺天盖地地压将下来,像是要把他压碎一般,而他的心,也真就碎了。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,他真的感到累了。关了灯,熄灭了一切可以让他看见事物的光,也许这样,他碎了的心就不那么疼痛了吧。

  手心还躺着蓝小雅临死前买的那对戒指,冰凉冰凉的,让他想起曾经她抱紧他的样子,是如此的不忍失去。

  蓝小雅,今生无缘,若有来世,我夏小北一定不让你离开。

本文标题:再续前缘

本文链接https://www.52ycw.com/qggs/550.html

相关美文

最新文章

热点情感故事

推荐情感故事

网友最爱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