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浏览美文阅读网!

美文阅读网

称呼,饮酒及其它

编辑:美文阅读网来源:美文阅读网发布时间:2019-06-06阅读(99)

  突然起兴,想起称呼这个问题。一件很平常的小事,却似乎蕴含着某种规则。

  以我自己为例吧,我的网名叫幽幽轩梦影。假如是初识的友,打招呼时自然客客气气叫全称:幽幽轩梦影,或者客套地问一声:美女,该如何称呼你呢?等到稍稍熟悉一些,称呼就自然改为:幽幽或小轩了。再亲近一些,或者会叫声轩轩或轩儿。而特别亲昵的好友,称呼就改为:幽或轩了。

  如此看来,看似平常的称呼,就暗示着两人的亲疏关系了。越是亲近,称呼就越是简单。有些相契于心的好友,久未见面,打招呼时,不称名,只一个微笑就够了。

  由此,想到饮酒这件事。这饮酒和称呼看似搭不上界,其中隐喻的规则与亲疏关系却如出一撤。

  中国人的热情好客自是不用多说的,而酒席酒宴也是无处不在。无论大事小情,红白喜事,生日寿宴,嫁夫娶妇,升职乔迁,接风饯行,同学聚会,同事聚餐,种种种种,酒都是最好的媒介,大家欢聚一堂,把酒言欢,在欢声笑语中,不仅加深了感情还把想办的事情办成了。

  若是初次见面或是不甚熟悉的人聚在一起,先是客客气气地寒暄,相互熟悉,然后就是执一瓶酒,从主位到客位,按年龄或官职的尊卑次序,依次敬酒。无论你是东道主或是陪客,这次序一定错乱不得,所敬杯中酒也必得先干为敬,一定不得瞒天过海,敷衍了事。如此觥筹交错,一巡复一巡,方可宾主尽欢。若是摆的流水宴席,主人还得一桌一桌依次敬酒,不能避重就轻,草草了之,不然就容易让有些客人觉得厚此薄彼,心生不快。如此等到酒席散去,主人往往也是头晕目眩,走路东倒西歪了,有些不胜酒力的甚至要去医院打点滴。

  若是相互熟悉的人聚在一起,比如同事聚会,那规矩就少得多了。虽还按官职大小分个尊卑有序,但气氛就轻松多了。若是一个和谐友爱的集体,领导又气度恢宏,大家除去必敬领导的一两杯酒外,同事之间说笑打趣,两两对饮,说些工作乐事或生活琐事,酒量大的多饮几杯,酒量有限的也不强求,也可以水代酒,也可以饮料代酒,大家都不介意,但求高兴就好。

  等到同学聚会,宾主间又亲近一层,饮酒它就不是个事儿了。大家从小一块儿长大,同窗共读好几年,谁还不了解谁呢?挑走得近的同学叫上,等一桌人差不多到齐了,胡乱落座,也不需分什么主位客位,爱坐哪坐哪。爱喝酒的喝酒,不能喝的喝牛奶也行,喝饮料也行,喝茶也行,绝不勉强。大家叙叙离情,回忆回忆同窗时的趣事糗事,聊聊现状近况,可以一桌人加入话题,也可以三三两两窃窃私语。边聊边吃,等大家都觉得差不多了,一一拥抱一下,拍屁股走人,各回各家,谁也不会醉到第二天起不了床。

  不过,我最向往的还是第四种境界。写到这,一定要提到白居易的一首小诗了。

  白老先生在一千多年前一个将要落雪的黄昏,想起了他的好友刘十九,写下了这首言简意浓的小诗:

  红泥小火炉,绿蚁新醅酒。

  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  将要落雪的黄昏,天空阴沉沉的,天气冷得入骨。可是有什么关系呢?我新酿了绿蚁酒,用红泥小火炉煨着,只等你来与我共饮。你来后,我俩把盏言欢,看雪花飘飘洒洒,可谈诗,可论文,可抒胸臆,可雪中一舞。也可以相对无言,只默默看雪落,一杯一杯,饮尽天昏。

  我如此向往与热爱这等境界。灵魂相契,纵使无言,也似有千言万语在脉脉交流。假使是三五好友,欢聚一起,饮酒就成为令人欢悦之事了。不必劝酒,自取,自斟,共饮。可谈天说地,谈家国天下,针贬时弊,从外星球说到街陌巷里。可谈文论武,谈而今的理想逝去的梦,谈过往种种,现实与展望,挥斥方遒。也可谈些儿女欢情,小情小调小乐趣。或者什么都不谈,一切尽在酒中,尽在眼神的流转中。朗笑或是沉默,气氛都不觉尴尬,只有默契与欢喜。

  呵呵。人生在世,最难得不过秉执最初的灵魂行到终点。我愿是一棵低到泥土里的小草,永葆初心与纯善。在漫漫的旅途中,若遇到相契于心的知己,淡淡一笑,执手互道一声: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本文标题:称呼,饮酒及其它

本文链接https://www.52ycw.com/ganwu/9301.html

相关美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