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浏览美文阅读网!

美文阅读网

七月,忆起那些旧时光

编辑:美文阅读网来源:美文阅读网发布时间:2019-06-09阅读(99)

  七月,炙热不减。

  某日,下班的路上,隔着车窗瞥见路旁的一排树,绿荫之上有团团簇簇的粉色花朵,心里不免动了一下,好像是很久没看到过的榕树。

  榕树本身很普通,吸引我的是那些茸茸的粉色花朵,细细的丝丝缕缕尽情绽放。小时候,老家胡同口那家院子里有一棵榕树,很茂盛,树冠早已高出了房子。每年的夏天,榕树花热烈的开放,站在我家院子里就能看见那些粉色的花团团簇簇,映着那半边的天空,煞是美丽。曾经不止一次的长久的站在院子里呆望过那棵树,很希望自己家也能有那么一棵,可是我家的院子里是几棵茂盛的槐树,还有两棵不算茂盛的榆树。

  就是这些槐树和榆树也一样的给了我们很多的快乐。四月的榆钱,五月的槐花,八月的槐角,还有那榆树叶子上小小的虫,现在想不起来那是怎样的一种虫子,抑或是某些虫的卵吧,不记得了,只记得小虫子在叶子上趴着,我们会小心的连叶子一起摘下来,当然叶子是越嫩越好,然后把叶子捂在手心里,希冀虫子可以变成漂亮的什么,可是从来也没记得谁的虫子变成了什么。而我们为了这些榆钱槐花槐角还有小虫子,则不惜爬树上墙,那是怎样的一种快乐啊。

  还记得邻居奶奶家的院子门口有一棵大大的槐树,槐树下是一块四方的捶布石。每到夏天,母亲会拆了所有的被褥,洗过,晾过,然后拿去在那块捶布石上依次捶过,捶过的布平整的没有一丝皱纹。而我,则是那个跑腿的差事,把捶过的布拿回家里重新晾在绳子上,把没有捶的拿过去给母亲。那块捶布石还是我们天然的写字桌,有很多的作业,我们都是趴在那块石头上完成的。

  时过境迁,现在回去,那些树早已经不在了,不记得那棵大榕树是什么时候砍掉的,只知道那家的人口迅速减少,因了这个原因,树被砍掉了,然而他家还是在几年之后,屋败人亡。至今那些破败的房屋还立在那里,没有了人烟,院子越发有一丝的荒凉与神秘。而我家的那些槐树榆树,也因为盖新房而砍了去。至于那块捶布石,也早已不知所踪了。那些童年的快乐只能在记忆里寻找了。

  某日,与朋友闲聊,说起了小时候的事。

  他说,有一次从家里偷了一个鸡蛋,放在裤衩的后兜里,没想到刚走到门口,父母回来,于是他就势靠在了墙上,鸡蛋立刻碎了,弄了一身。

  我说,有一次,因为病了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,父亲允许我煮了五个鸡蛋,本来是要给大妹小妹一人一个的,结果因为贪吃,一口气吃了四个,于是从此,与煮鸡蛋绝缘。

  他说,小时候冬天没有暖气,哥仨一个被窝,对头睡,因为不经常洗澡,那味道……

  我说,小时候我与大妹也是对头睡,一次早晨起来,被褥湿了,可是谁也不肯承认是自己尿了床。

  他说……

  我说……

  他说……

  我说……

  我们说着,笑着,那些曾经的记忆开始沸腾起来。

  说起那次,我背了小妹出去玩,弄丢了一只鞋,怕被母亲骂,自己一个人出去找。中午,大大的太阳晒着,我找不到,不敢回家,于是躲进了邻居家的厕所。过了许久,父母不见人回来,就出来找,我在厕所里低着头一声不吭,任凭父母亲朋一声声的唤,直到被小叔从厕所里拽出来,依然不肯抬头。

  还有那次,我为了自己小小的尊严,晚上不肯回家,纠集了几个要好的女同学,就睡在教室里。半夜同学的母亲出来寻,把我送回家。为了这个,父亲大发雷霆,第二天不允许我去上学,直到很多同学来找。

  凡此种种,那些小快乐,那些小哀伤,瞬间便在这个炙热的七月之初绽放,鲜活如初,历历在目。快乐依然快乐,哀伤依然哀伤。

  一直以为,曾经的那些往事,早已被遗忘在了岁月的河里,却原来只不过是被蒙上了一层尘,待到将尘轻轻扫去,便会还原出那些鲜活的过往,恍如昨日……

  七月,忆起那些旧时光。

本文标题:七月,忆起那些旧时光

本文链接https://www.52ycw.com/aqmw/9383.html

相关美文